产品中心

sunbet传感器行业中的洞头元素

发布日期:2020-07-22 06:59

  早年,洞头人把在外跑江湖和拉业务的人员统称跑供销或者订业务的,一问这个小伙子在哪里工作,熟人都会告诉大家:他是订业务的。在当年,这项工作的江湖地位仅次于铁饭碗和创业的老板,而在订业务的范围里面最吃香、最有科技含量的当属电器行业在洞头拳头产业——传感器,以前主要是指接近开关,后来又有了提升版的光电开关。

  当然,大家都知道,几经变迁、沧海桑田,如今的洞头传感器已经今非昔比、辉煌不再,倒不是说现在洞头的产品质量不如别人,而是产业链的优势不那么明显和独有性,那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洞头传感器是不是还可以重振江湖呢?让我们用“三”字经的方式从头道来。

  洞头最早从事传感器研发和生产始于1976年的洞头电机厂,当时全国只有两家,一家在上海,一家在洞头,当时是从撬开西门子的产品进行解剖和仿制,元件、外壳、电子线路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终于探索出一条路子,也因此在洞头这个行业曾经解决了一万人以上的温饱问题,最初的三家最大的传感器企业就是华侨电器、谢氏电器和海光电器,由于企业的稳定和其中有集体性质的企业,很多人都以在这里上过班为荣。这三家都曾经是洞头传感器行业的摇篮和培训中心,之后数以千计的从业者以及因此而带动的产业链惠及了三分之一个洞头人民,成为洞头的一个支柱产业。

  八十年代初,洞头逐渐形成了区域性的行业布局,以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传感器、一中仑街为产业基地的鱼粉和以出外生产和安装的铝合门窗行业,除了传统的渔业、养殖业和不可复制的化工、医药业,传感器、鱼粉和铝合窗支撑了洞头人生活的半壁江山,几乎没有一个家庭直接或者间接跟这三驾马车没有关系的。

  传感器经历了大量出走潮、鱼粉经历了蛋白胨风波、铝合金出现了外聘工人抢市场现象,于是,产业结构和从业人员以及政策因素成为发展瓶颈,但是,至少在三十年里面这三个产业对洞头人民功不可没。

  鼎盛时期,洞头传感器厂家和公司达到两三百家,经历了八十年代的探索期,再到了九十年代的快速发展期,配套的元件和加工企业也逐渐形成链条,生产型、销售型、加工型层出不穷,大家良性竞争,各自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职业高中专门开设了以接近开关和光电开关生产、研发为主的电子班,老师和学生都校企难分,后来老师下海、学生去上海。

  九十年代中后期,由于上海和乐清等地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本地的交通成本、相关政策、业务员另起炉灶和专业人才渠道的单一等原因导致出现了一拨出走潮,有一部分去上海寻找更大的舞台、有一部分去温州乐清挂靠或者办厂,坚守本地的企业要么是因为爱乡情结、要么是因为诸多不便、要么就是胆子太小,所以留下的相对保守。

  从事低压电器行业的人们都知道,早年在乐清有专门出售说明书的地方,每次电器节总有几十处专门出售不同版本的彩色产品手册的地方,有些是免费赠送的,当你迷惑在这么一门厚厚的本子谈业务的时候如何记住价格的时候,赠书的老板会附在你耳朵告诉你看型号知价格的诀窍,你会突然恍然大悟。也因此衍生出每个厂一个编码的乱象,给所有业务人员在提供便于记价格的时候也带来了很难换厂家的困扰。

  而此时的洞头也是为保护自己的品牌和专利寻找新的行业壁垒,其中的举措有三:一是完全封闭了线路,用特型材料让对手即便是撬开外壳也无法看见电路图;二是产品型号、规格上的处理独立设定,导致所有产品之间的互换变得非常艰难,迫使使用单位很难更换配件而长期使用你的产品;三是开始走品牌建设之路,以强大的品牌效应寻求业务的长期稳定。当然第二项做法在寻找自我保护的同时也破坏了良性竞争,在堵住别人的时候也堵住了自己的拓展,到目前为止始终是行业发展一个绕不去的梗。

  面对这样一个棘手的问题,这些年很多有社会责任感的行业有识之士也在不断寻找新的办法和出口,但是当面对国内外数百来个不同系列型号和不同制造商各自不同版本的传感器手册时大家都望而止步了,这是多大的一项工程啊,虽然大家都知道一旦破译、大家受益,可这是要经过几年孜孜不倦的努力才可能有结果的事,当下的时间赚钱都来不及,谁有时间去做这些行业中类似公益的事情呢。

  有想法的都渐渐退出了,但还有一个人,开始思索未来统合传感器的道路,并下定决心,放弃一半的工作时间和全部的业余时间每天以10个小时的工作量启动他的传感器型号交换表计划。他是洞头区华侨电器的二当家张建民,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任性的人,说出去的话拼了命都要做到,这点在他参加的温州182义工协会、sunbet快乐之本义工、音乐公益组合和自行车协会都可见一斑。

  但是,这条路并不平坦,在他三年计划之内出现了很多变故足以聆听改变计划,骑自行车两次出现手脚粉碎性骨折的事故、小女儿的出生几乎让他每个夜晚都无法正常工作、近视到接近1000度的眼睛由于长期看电脑出现了严重的眼疾等等。

  不过,这一切最终都没有阻拦他执着的追求和浓浓的责任。此间,他成立了摆脱生产牵扯的温州市华大电子信息发展有限公司,以新成立的公司作为平台,收集了150多家传感器企业的所有资料,对照了近万个数据和参数,凭借在传感器行业二十多年的从业经历和经验终于在2016年初完成了所有数据的比对和交换。

  如今,还有三步路子要走,一是上传、二是设计、三是推广,因为你再有实用价值的数据、再让知情者欢欣鼓舞,但却不为需要者所知那是非常遗憾的事情。于是,张建民再次启程去做推广的工作,辛苦了三年的成果要拿出去与同行业共享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难度不亚于这三年的艰辛。

  在酒香还怕巷子深的时代你拥有了网站却没有推广网站的手段是不够的,招兵买马、安排宣传、对接终端、联系媒体,通过第一轮的推介,先知道的那些从业人员们像终于治愈了顽疾的患者一般奔走相告,他们欣喜于终于有人花大量的心思和时间去做了一件功在行业千秋的大好事。

  三年潜心一小步,改变行业一大步,包括西门子、图尔克、欧姆龙等二百多家国内外传感器行业即将迎来一个可以直接转换的中间平台,解决了2000年之后逐渐规范的电器市场中编号、型号困扰,使招投标供需双方都模糊,给招标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混乱。而一旦华大公司的平台真正推广成功并在招投标平台上成为权威中介,那么中国的传感器行业招标工作和需方单位才能真正用到想要的好产品,也因此寻找到了替换产品的中间转换体。

  路还很长,但已经启程,中国传感器行业再一次迎来了温州智慧和洞头元素。我们为之欢呼的同时也将为之走进市场一起出智出力!